English  联系我们 
    企业文化
 



大工匠

       ——怀念爷爷

 

1921年2月16日,爷爷诞生于北中原河南滑县高平乡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,同年7月,中国共产党诞生于湖南嘉兴红船。爷爷和中国共产党同龄,如果他老人家还活着,也是百岁的老人了。可惜,爷爷于二十九年前仙逝,享年只有七十一岁。

爷爷出身贫寒。爷爷的父亲、我的太爷爷弟兄四个。太爷行四,少年时因患耳疾,无钱延医问药,落下听力残障之患。太爷为人本分老实,平时靠打短工为生,太奶替人纺线织布,他俩育有一女三子,姑奶奶居长,爷爷弟兄三人。爷爷是长子,虽禀赋超群,但家里却无力供他上学读书。爷爷十四岁那年,经熟人介绍,他独自一人步行到离家四百余里的许昌去当学徒。曾听爷爷讲,他走到开封黄河大堤时,恰遇一老者推木独轮车上坡,爷爷便帮老者推车,上坡后歇脚,老人问爷爷独自一人去哪里。爷爷实情相告,那老人恰好也去许昌,便邀爷爷同行,爷爷便找了一段麻绳绑在老人的推车上,一路帮老人拉车。爷爷勤快,很招老人喜欢。一老一少结伴到了许昌,将要分手时,老人进裁缝铺买了一件夹袄,说与爷爷:“小孩儿试试,看看大小。”爷爷一试,穿上正好,谁知那老者说:“正好你就穿吧。就是给你买的”。这很出乎爷爷的意料。离开家时已是秋天,爷爷只穿着一身单衣。

爷爷学徒三年1938年从许昌归来,日本已经侵犯到中原,郑州花园口刚被炸开不久,黄色的泥沙中尸体随处可见。爷爷一路步行回家,所到之处,满目凄凉。家乡正值霍乱流行,瘟疫加上战争,民不聊生。爷爷回家后不久,太爷便亡故了。起因是太爷的一个姐夫因霍乱去世,太爷去处理丧事,致使感染,丧事完毕回到家,夜里便亡故了。这是一个意外。这个老姑奶奶本是分在太爷的三哥——即三太爷的名下(北中原风俗:父母去世后,弟兄姐妹众多的家庭,已成家的姐妹按长幼次序分在各个弟兄的名下走亲戚),有事情三太爷该去处理、吊唁。三太爷害怕传染,便借故遣太爷前去。太爷正值盛年,他的暴亡,使原本贫困的家庭陷于绝境。太爷屋无片瓦覆盖、南北地无一垄,去世后连安葬的坟地都没有。只有17岁的爷爷先赊了一口薄棺殓了太爷,又去找他的三伯商量。三太爷地多、骡马多,爷爷看他能否卖一块地给他安葬父亲。三太爷起初不肯,后经中间人说合,三太爷便以高出市价不少的价钱卖一块最贫瘠的洼地给爷爷。地价议好。爷爷拿不出现钱,最后以三年为期,连本带利一并算还;如果到期不能偿还,爷爷便给他的三伯父无偿做三年长工、我老家俗称觅汉儿。爷爷终于安葬了他的父亲。三年没到,姑奶奶守了寡,带着年幼的女儿投奔了来;三奶奶的娘家养不起女儿送她来给爷爷的三弟做童养媳。家里一下增加了三张嘴。战争加上瘟疫,七八口人的吃饭已成问题,三年为期的债根本还不了。最后,爷爷只好去他的三伯父家做了觅汉儿。爷爷忙地里的,推磨,出牲畜圈,担水,扫地,片刻不闲,干觅汉儿所能干的一切。爷爷拥有打铁的手艺,并且犁地、耩麦等农活也是一把好手。终于期满,爷爷挣出了安葬太爷的那块茔地。(这块地也成了我家的祖茔地,如今,这里不仅安歇了太爷太奶,也长眠着爷爷老弟兄三人和奶奶老妯娌三人,也是我父辈的长眠之地。)

随后,爷爷便投身革命,加入中国共产党。爷爷能吃苦,组织上便安排他做滑县与内黄县的地下联络员,负责两县的情报传送工作。为避免暴露,他每次送传送情报时都扮成小商贩。老家土质优良盛产大豆,内黄沙地出大枣。爷爷去时用小推车推三四百斤大豆,回来时推回来几袋子大枣,把要送、拿的情报装埋在大豆或大枣里。爷爷每次都能顺利完成任务。爷爷用的小推车,我幼年的记忆里一些人家还在使用。这种独轮的木推车,我们老家叫拱地牛儿,全木头框架,前段稍宽、后部稍窄,前行时,木轱辘和地面与木轴摩擦力大,老远就能听到“吱哽、吱哽”的声音。装上重物后,人需弓腰用力往前推方可行走。对“拱地牛儿”的叫法,据我现在想来,它是形象地说人推负重车时头拱地、弓腰、撅臀,活像一头出力的牛吧。我老家和内黄相距一百多里,过去内黄枣林多、土匪多,又是乡间土路,爷爷负重推车,一路的境况可想而知。

家庭的贫苦,少年学打铁的经历,父亲的早逝,家乡的沦陷,使爷爷过早成熟起来,他比常人多了更多的担当和责任。就说他供给三爷上学吧。太爷去世时,最小的三爷仅有九岁,爷爷虽然负担沉重,一身债务,但还是借钱让二爷、三爷去读书。二爷勉强读了四年私塾,三爷读书有所成,考上了滑县师范,成为我村第一个走出来的读书人。三爷还没毕业,太奶奶也去世了。爷爷又借了债务。为保证三爷完成学业,在举债、父母双亡的重压之下,爷爷和奶奶作为长兄、长嫂掌着舵,带领二爷、二奶、三奶和一群子侄,在一起又共同生活了八年,把所有的借债全部还清、三爷毕业自立后,老兄弟仨才分家各自另过。这在解放前,爷爷的举动是罕见的,他作为长兄的付出,也非常人可比。

爷爷做事顾全大局,处理问题也较常人更显睿智,在别人看来根本不可能的事情,爷爷总有办法解决。爷爷被人美誉 “磨动天”。抗战胜利后,爷爷听从组织安排去了汲县参加了工作。1958年初秋,组织上为解决我们老家方圆几十里的农机修配问题,委派爷爷筹建高平农机厂。爷爷相当于赤手空拳来建厂。在一片荒地上,爷爷开荒拓土,招纳学徒,建立了一个集钳、焊、铆、锻、铣、木工和炼钢于一体的农机修造厂。所有的工种,爷爷几乎都会,他亲自带徒,手把手传授技艺,他们制造、修配农机具,结合当地生产生活,还生产、制作一些劳动工具和生活用品。印象很深的是,爷爷利用拉车的旧钢圈,焊上一根带扶手的钢管,前端再焊上带尖的、具有一定坡度的三角铲,便可以在田地上快速、便捷地犁沟,这样种萝卜、红薯时省力、省时;我们当地原来使用的小型便捷的人工煤球机、纥絡机等也都是爷爷创新制造的。直到现在,爷爷去世近三十年,由他创制的部分农具和生活工具还在我们当地使用。这些流传下来的物件,是爷爷为改进当地生产生活砥砺前行最好的证明。工作期间,爷爷年年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或先进工作者。爷爷生前和奶奶住的三间堂屋,西间是个有界墙的套间,所有的墙上贴的都是爷爷的奖状,和奖状一起发下来的,偶尔还会有白瓷茶缸、一件汗衫或一枚毛主席铜制像章。爷爷创建的高平农机修造厂,不论是在大集体时代和土地刚承包之初,在我们当地生产生活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,也为国家、社会创造了财富,推动了当地生产生活的发展。

爷爷是1981年正式退休的,当时社会经济还不算繁荣,爷爷退休后一直没有拿到过退休金。原因是他们单位属于乡镇企业,退休工资归县财政局发放,县里财政吃紧,爷爷退休十多年直到去世从没拿到过一分钱的退休工资。爷爷是参加过早期革命的战士和党员,他理解国家特殊时期的困难,不抱怨,更不等不靠不要,农忙时种奶奶的那份责任田,农闲时重操年轻时的技艺,建打铁炉,打制农具,帮乡邻修修坏掉了的农具。爷爷崇尚节俭,在他眼里没有废旧之物一说。爷爷能用两个淘汰下来的旧钢圈和一块木板做成一张小饭桌。那是爷爷把一个废弃的钢圈截成均等的三份,在有弧度处找一接触点,背靠背焊接在一起当桌子腿;再用一个完整的钢圈套上一块木板,刷上漆,便成为一张造型优美的小饭桌。这张小饭桌爷爷和奶奶用了多年,我印象深刻。

一个人来到世上,也许是为完成某种使命而诞生的,伟人是来创造和改变世界的;一个普通人,集毕生的智慧些微推动了社会的发展,也是他的使命。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,但一个拥有众多带着使命的人组成的强大组织,便彰显了她无穷的能力。爷爷作为一位和中国共产党同龄的老共产党员,他卖身葬父、供给弱弟,承担起长子的职责;在抗日战争中的不辱使命;在建国后创办工厂,推动当地人的生产生活发展;退休后重操旧业,造福民众和社会,这些,是爷爷作为一个普通人的使命,也是一个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党员、老战士的使命。爷爷不辱使命,对家庭,对革命工作,晚年的退休生活,他都是以大工匠的精神来完成的。爷爷就是一个大工匠。正是一代代像爷爷一样的大工匠带着使命,在中国共产党的带领下,迸发出无穷的创造力,才使中国一步步走上了繁荣富强。(冯君)

 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 
Copyright ©2010-2012 币游国际ag旗舰厅 版权所有
地址:河南省安阳市殷都区 邮编:455000 电话:0372-3120114 3121261(销售公司)